Hi_buddy

未完待续

后青春期

饭上她们的时候,是2015年7月夏。作为一只考研狗,对即将要进行的复习充满抗拒,作为一个随性的girl,我在微博刷刷刷,于是,嗯,就一发不可收拾。
认识老霉的时候,是初三毕业的暑假,那时候数字电视刚开始普及,Channel V 在打单 TaylorSwift的《You Belong with me》 。第一次听这首歌,看这首歌的MV制作花絮,我承认,我觉得歌声好好听,人长的好美。我依然记得高一第一学期英语课课间,老师说放一首英文歌的时候,我喊出You Belong with me时英语老师还奇怪怎么会有这个with的搭配。
那是第一次见老霉,以及她在我心中留下的印象。
然后,就开始了老霉在娱乐圈兵荒马乱的时期,我也是后来饭上她开始深扒时间轴,嗯,才确定,真的是兵荒马乱。
那时候,我知道的是Fearless斩获格莱美最佳村专,Taylor小公举一举成名,我知道的是兜兜转转两年之后圣诞节听到的Last Christmas难以抑制的喜爱,把它存在MP3里面送给最佳损友,我知道的是听到Sparks fly与每一个鼓点的共鸣,心里的感慨是为什么她的歌都那么好听。我不知道的是媒体开始兴风作浪,Taylor被一黑到底,我不知道的是那时没有客观判断的我也会因这些乱七八糟的八卦头条远离这个小公举。幸运的是,浪子回头金不换,我没有错过你,终于我开始爱上你。
爱上kk,是因着她努力的凭着自己的打拼成为数一数二的超模,时尚宠儿,因着她身体力行的经营着慈善事业,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热衷于慈善事业的明星,而这个girl,太不简单。她待人友善,勤俭节约,这种看似官方的客套话,放在她身上,一点儿都不造作。她的优雅迷人气场大开的台步,可以让人一眼从一堆大长腿中找到她,古堡伯爵,高贵女皇,邪魅骑士,小王子,魔法师,小精灵,似乎她也都具备这些特技,当华服加身,她一统全场。她为女性设立的编程学校奖学金,为女性发声,为女性维权,退出维密向着自己既定的目标前进,这个女孩充满了野心,充满了自信。
我记得,那段时间高产的Klossy被我拿来当英语晨练。
我记得,在百货商店看到欧莱雅海报上的她时不顾店员白眼激动的拍照,还有她和D哥的Kate Spade巨幅海报明晃晃的出现在我面前时,一脸的懵逼。


有些人,越深入了解,就越深爱。
You are your own definition of beautiful and worthwhile, not anybody else’s.
A power day for me is any day where I’m able to help someone else out. No matter how small or big.
No one can make you feel inferior without your own consent.
Success is not the key to happiness, happiness is the key to success. And if you love what you’re doing, you’ll be successful.
There are going to be people along the way who try to undercut your success or take credit for your accomplishments or your fame. But if you just focus on the work and you don’t let those people side track you, someday when you get to where you’re going; you’ll look around and you’ll know that it was you and the people who love you that put you there and that will be the greatest feeling in the world.

You’re the best thing that ever been mine.
我依然记得Karlie来上海参加华为活动时隔着荧屏在微博上跟大家一样疯狂的转发点赞,羡慕遇上kk,和她合影的各位,也为能和karlie在同一时区同呼吸而庆幸。我记得,她来的那一天,首页炸开了烟花。
我依然记得Taylor来上海开1989 world tour,各位大大努力在前线奋战流出的各种视频,老霉的一颦一蹙,深蓝的眼睛,傻白甜的笑容,长出天际的四千万,蛇精的霉式舞步,嗯,还有蜜汁存在的Kaylor灯牌。我记得,她在的那几天,首页炸开了烟花。
要说真粉,我远不及各位大大。写手技能,p图技能,深扒技能,哦对,还有颜值。
我就静静的献出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好了。
我记得Karon的古风高山流水,诗人的长短小虐文,墨鱼的杀手霉警长k陪我熬过这段艰难却有小幸运的日子。
我记得老霉出了中国地区代言的EOS就屁颠屁颠的去屈臣氏采购,还强烈要求身边的人一定要无损的将贴有老霉的包装卡给我。
我记得考完第三天我就屁颠屁颠的去上海城隍庙踩点打卡,拍照片,吃汤圆。


我想,我会一直爱着她们的吧。
希望有一天能在纽约街头邂逅Karlie,希望有一天能在美帝看一场Taylor的演唱会。

评论

热度(1)